第二幕戏:爱若有他生01

2023年9月8号。

暑假结束,热闹了一整个夏天的长明岛依稀安静下来。

游人的离开像是让这座环形岛沉入了一个巨大的梦,褪去一切浮华色彩,呈现出一种与这炎炎夏日不合的荒凉来。

午后的waiting吧看上去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,整个店里只在角落处落坐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,吧台旁边的老唱机唱着越剧版的《牡丹亭》,“我与你,自定终身在柳树下,谁知匆匆一梦醒,从此茫茫各天涯。”店员在吧台后面伴着老唱机打瞌睡。

卿源出神地看着徐离菲点烟的动作,几乎忘了约她来waiting吧的目的。

长发的女人抽烟,有抽得优雅的,也有抽得妖艳的,但徐离菲不同,卿源觉得她抽得很酷。她用那种最老式的火柴点火,细长的香烟含在嘴角,微微偏着头,齐腰的黑发随意揽在左肩侧,衬着宽松的白衬衫,显出一种纯净的黑,就像是长明岛最好的夜色。她自然地将点燃的香烟搁在食指中指间,烟灰只弹一下,微微抬眼看向卿源,眉眼有些淡,却有绯红的唇色。

徐离菲话少,卿源知道她绝不会主动开口。

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约她,斟酌了好几秒才道:“你今天脸色不太好。”

徐离菲点头:“没化妆。”

他喝了一口水,道:“我看了今天的娱乐早报。”

她看着他并不说话。

他也看着她:“我不是要打听什么,只是……”他顿了顿:“我一直以为你是在我那儿代工,直到Vic回来,很多老顾客也在问我Vic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今天的娱乐早报头条是某当红女明星与某企业家二代订婚,提供了一张女明星的订婚照,挽着那女明星手臂的青年正是徐离菲的男朋友Vic。

徐离菲安静地抽烟,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。透过阳光下淡蓝色的烟雾,卿源想起他小时候逛灯会看到的那些谜灯。有时候他觉得,徐离菲就像是个谜灯,外表下暗藏的东西越靠近越觉神秘莫测。

徐离菲八个月前来长明岛定居,不爱和人打交道,开一间小小的刚够维持生计的照相馆,需要零花钱的时候就去卿源的酒吧唱歌,或者出门拍点风景人文艺术照片,放在卿源的酒吧和岛上的书店里寄卖。

是了,最开始在卿源的酒吧里唱歌的并不是Vic,而是徐离菲。卿源记得徐离菲刚到长明岛时是孤身一人,而到底什么时候她身边多出了Vic这个人,他也说不太清楚。只是突然有一天,那男人就出现在他面前,说徐离菲不会再去酒吧唱歌,让他以后别再随便找她。谁知道盆景树隔开的邻座就坐着徐离菲,走过来一手搭在桌子上,一手搭在那男人的肩头,嘴角含笑:“说什么傻话?别拆卿源的台,他酒吧里就我一个唱歌的,我要不去他生意怎么做?”

男人冷声:“他就不能找别人?”

卿源记得那时候自己还顺着徐离菲开玩笑:“岛上除了徐离全是破锣嗓,岛外找人我还得包食宿,我开一小破酒吧我不容易啊兄弟,我真是特别需要徐离。”

徐离菲也附和:“你看,源源都这么求我了。”

男人皱眉:“你就非去不可?”

徐离菲细长的手指攀在男人肩头,微微动了动,嘴角仍然含着笑:“可不是,为了源源的生意嘛。”

男人单手揉了揉太阳穴,出其不意地转头问他:“卿源是吧?你那小破酒吧多少钱?”

徐离菲的脸色一瞬间冷下来,男人生硬地改口:“我是说,我去你那儿唱,一晚上你给多少钱?”

那时候他觉得,不管男人问他酒吧的价钱还是问他驻唱的价钱,都不过是开玩笑。卿源记得自己是带着戏谑回了他:“那得看你唱歌的水平。”

没想到那之后,男人还真成了他酒吧的驻唱。

其实后来卿源听说过Vic的传闻。长明岛被称为东方小巴厘,岛上有不少高端酒店,除了接待普通游客,主要业务是承办各种高端会议。3月份岛上曾举办了一场中法景观设计论坛,接待了许多客人,Vic就是在那时候上的岛。很难说清他到底是哪国人,他是个混血,中文法文都说得地道流利。

传闻中Vic似乎是对徐离菲一见钟情,卿源都能想象那个场景,长明岛多的是风情小街,多半是某个街头转角的不经意一瞥,伊人的倩影便滑入眼底,从此挥之不去。徐离菲的确长得漂亮。

附近的客栈老板娘笑着向他证实这传闻:“没错呀,Vic是对菲菲一见钟情呀,那天已经很晚了,我以为他要来住店,说真的已经很久没遇到那么帅的客人了,还想说看在长相的份儿上可以给他打个八折,他却拿出一张菲菲的照片,问我照片中的女孩儿有没有在这里投宿,我和他说菲菲不是游客,是我们这里的一个岛民时,他还显得很吃惊。”

卿源从没有问过徐离菲关于她和Vic的事,无论如何他们后来的确是在一起了,他见过他们要好的样子。但两个月前的某一天,Vic突然不再来酒吧,第四天,却是徐离菲出现在他面前和他打商量:“最近又缺零花钱了,你不介意我来赚点外快吧?”

他还打趣她:“Vic不是不让你唱了吗?”

她那时候怎么答的来着?他仔细地回想那时候她的表情,记得她似乎弯了弯嘴角,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,声音挺轻地跟他说:“他管不着。”

然后今早他就在新闻里看到了Vic订婚。

对面的徐离菲已经抽了好一阵烟,老唱机咿咿呀呀停下来时,她像是突然回过神来,向卿源道:“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?”不等卿源回答,已经自个儿想起来:“哦,你问阮奕岑他什么时候会回来。”她侧身坐着,神色清明地看向他:“他不会回来了。我们分手了。”

卿源呆了一阵,才道:“你是说谁?”

徐离菲笑了笑:“Vic,你一直不知道他的中文名?他中文名叫阮奕岑。”

那之后有好几天,卿源都没再见到徐离菲。再接到她电话是一个星期后,说接了单生意,要去附近的眠岛拍外景,问他有没有时间帮她打光。徐离菲的小照相馆一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没钱过活了才接几单活儿,所以也没雇专门的摄影助理,大多时候都是由也懂点摄影的他来充任。

卿源倒是没想到预约拍摄的人会是阮奕岑的未婚妻。

阮奕岑的未婚妻傅声声据说是某地产大亨的侄女,难得既能唱歌又会演戏,出道时间不长红得却快,偏远如长明岛也能看到她代言的广告牌。

挺远的海滩上,傅声声正和一个年轻男演员对戏。剧组拍戏清场,他和徐离菲被请在离拍摄现场有段距离的海湾处休息。

徐离菲打开相机试光,卿源坐过去点了支烟,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她:“你是不知道预约拍写真的是傅声声还是不知道傅声声就是Vic的未婚妻?”

徐离菲抬头看他:“都知道,怎么了?”

他满是惊讶:“知道……知道你还接这单活儿?”

徐离菲单手握相机,瞄准一望无际的大海咔擦按下快门:“没理由不接,她出手阔绰,再说我也挺好奇她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卿源愣了半天,笑着摇头:“这你就不懂女孩子的心理了,年轻姑娘夺人所爱后能做什么,这种事我酒吧里你见得还不够多么?无非两件事,要么炫耀,要么挑衅。”食指敲了敲脑门:“不对,炫耀本身就是种挑衅。”

徐离菲有时候挺佩服卿源,虽然是开酒吧的,察言观色需是必备技能,但一个一米八好几的大男人,能这么将心比心地懂得女孩子心思,也是不容易。

傅声声已经对完戏,正挽着一个男人朝他们这边来。徐离菲看了那双人影几秒钟,弹了弹烟灰,回头向卿源:“我不明白一件事,跟你问问,如果这个叫傅声声的挽着阮奕岑到我面前来就是为了炫耀,我该怎么个反应才能合她心意?”

卿源也盯着那双人影:“说真的我虽然也算半个傅声声的粉丝,但她配Vic还是太矮了。”又道:“你现在心里有多难过多愤怒,你表现出来给她看就可以了,她这么大费周章,不就是想看这个?”说完之后自个儿愣了半天:“这摆明了是她来给你不好看,你还主动去合她心意,你没病吧?”

徐离菲掐灭烟头:“ 那不是她还欠着一半合同款没付给我吗?”

那正是下午四点,日光慵懒透明,铺在碧蓝的海面上,徐离菲倚着棵红得就要燃烧起来的老枫树,微微偏了头,打量从白沙滩上缓步而来的阮奕岑。傅声声气质活泼,正攀着他的手臂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,阮奕偶有回应,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在右旁的大海上。

徐离菲掏出烟盒点了第二支烟。

有一阵她是想过要嫁给阮奕岑的,回想起来不过就是两个月前,那时候两人真是很好。她甚至考虑过把现在住的房子拆了重新建套更宽绰的,这样结婚时才不至于紧凑寒碜,以后家里有小孩了也不会住得拥挤。

但就像一句电影台词所说的那样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。

那天晚上阮奕岑大醉而归,进门时像不认识她似地盯着她看,皱眉问她:“你是谁?”

她以为他喝糊涂了,一边趿着拖鞋扶他进来一边开玩笑:“小的徐离菲,少爷您一直叫小的菲菲。”

他又盯着她看一阵,摇头:“不,你不是非非。”

她将他扔进沙发里,还有心情陪他胡言乱语:“我怎么不是菲菲了?”

他头枕着沙发扶手,闭着眼睛,似乎陷入什么不好的回忆,道:“他告诉我你不是她。”安静了几秒钟,又道:“我觉得他是对的,你的确不是她。”

他从前喝醉都很安静,并没有这样多话,她没当回事,反而感觉新奇,一边调解酒的蜂蜜水一边和他说话:“那你说说看,我不是菲菲我是谁?”

他睁开眼,像是有些糊涂,半天道:“你也是菲菲,对,你也是菲菲。”蹙眉又想了一阵,像是终于想通了,缓缓道:“但你是徐离菲,不是聂非非。”

到那时候她仍没觉出不对来,还顺口问了一句:“聂非非?聂非非是谁?”

他重新闭上眼,却没有说什么。

她以为他已经睡着,他却突然开口:“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
徐离菲记不起来那天晚上她都想了些什么,只记得夜似乎变得格外漫长,到晨曦微露她才睡过去,醒来已然过午,阮奕岑已经离开,除了张纸条什么也没留下。纸条上跟她说抱歉,是时候该分开了。几个字写得很潦草,她不知道他写这几个字时到底酒醒没醒,手机拨过去时却是嘟嘟的忙音。

那天傍晚,长明岛有非常悲壮的日落,衬得到处血红一片。太阳下山,家里的灯亮起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徐离菲才从一整天的茫然中回过神来。

事情虽然发生得突然,但她和阮奕岑的确是分手了。

后来她听到那些阮奕岑对她一见钟情的传闻,听到初见她时阮奕岑拿着她的照片在岛上四处问询的传闻,才终于有些理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那不是她的照片,那应该是他口中的聂非非的照片,或许她和聂非非长得很像,阮奕岑一直认错了人。所以那晚他并不是醉得一塌糊涂说胡话,他的每一句话都含义颇深。发现自己认错了人,爱错了人,所以他跟她说抱歉;他当然是不爱她的,所以跟她说是时候分开了。

想通了之后徐离菲觉得这事有点滑稽,也有点伤人。然后她去卿源店里唱了一个星期歌,拿了笔钱,挎着个相机提着行李就去了西部,说是朝圣去。回来之后皮肤整整黑了两个色号。

徐离菲惯用机械相机,家里弄了个老式的小暗房,暗房里待了一个星期,冲洗出来近百张黑白照,全是人脸的特写,哀伤的、痛苦的、挣扎的、愤怒的、麻木的、茫然的,有垂垂老者,有壮实青年,还有天真儿童。卿源到暗房里找她,看到这套照片,问她这是要开什么主题展么,她答非所问:“你看这大千世界每个人都有痛苦烦恼,连小孩子都不例外。”她把这套照片拿个木盒子装起来,那之后就跟没事人一样了。

半个月后,徐离菲在电视里看到阮奕岑的订婚消息;一个星期后,工作邮箱里收到了傅声声助理的预约,说傅声声在网上看到她拍的那些海岛外景照很喜欢,想请她在眠岛为她拍套私人写真。小姑娘很爽快,好说话出价又优渥,她这阵子正缺笔钱想换个相机,给傅声声拍一套顶给其他人拍十套,实在很划算,她就接下来了。

阮奕岑越走越近,突然停下脚步,显然是看到了她。卿源摇头长叹:“狭路相逢也真是尴尬,我先上吧。”话音未落地人已经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,做出一副今生得见偶像已然死而无憾的废柴样:“Doris!Doris我可是你粉丝,每天晚上都靠你那首《月亮港湾》陪着才能入睡,这次能过来给你拍摄实在是高兴坏了,咦,这位就是你的未婚夫?真是一表人才……”

傅声声笑着说谢谢,看到走过来的徐离菲,不自觉脸上笑容就有些僵,但很快就做好调整:“这位就是摄影老师?”更亲密地挽住阮奕岑:“正巧我未婚夫过来看我,这里风景太好,我们想拍一套做私人回忆,所以想把之前定的单人照临时换成双人照,应该没有问题吧?” 或许是演练了许多遍的台词,可生活又不是演戏,对手的反应全能在你意料之中,说话间未免有些无法掌控的心虚,到底还是太年轻,才二十一岁。

徐离菲点头:“没问题,是要之前那个风格,还是想换套有主题的?”

一直沉默的阮奕岑突然开口,话是对傅声声说,却牢牢看着徐离菲:“不用换,你一个人拍,我先回酒店。”

傅声声两只手抱住他的胳膊:“不是说好了要陪我拍嘛。”年轻女孩子撒起娇来总能显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幼稚天真。

阮奕岑仍是看着徐离菲:“我不喜欢摄影师。”

傅声声继续抱着他的胳膊撒娇:“可是没其他摄影师了呀,你昨天才说了会对我好的,你要不陪我,那我也不拍了。”说话间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徐离菲。

卿源觉得阮奕岑这话伤人,正打算说两句,却见徐离菲啪一声打开个铁盒子弹烟灰,又抽了口烟:“合同上有写,就算你们临时不拍了,我这边也不退定金,你们再考虑考虑。”

阮奕岑突然发脾气:“你就这么想给我拍合影?”四点多的太阳将他脸部的轮廓映得极深,他目光冰冷:“那不如拍个密林主题,让傅声声穿着白裙子从树林深处跑出来,然后一头撞进我怀里,你把那个瞬间拍下来,还有追逐照,吻照,”他烦躁地用手掠头发,目光越发冰冷:“就拍这个。”

那其实是阮奕岑和徐离菲的约定。那时候俩人窝在沙发上看一个纪录片,硕大的电视屏幕上铺满了挪威的森林,森林深处有紫色的晨雾,阮奕岑看得入迷,同徐离菲提议:“以后我们拍结婚照就去这里。”枕着他肩膀的徐离菲就笑:“对,得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,刺眼的光线被那些巨大的树冠过滤,变得柔软,我戴着花冠穿着白裙子从森林深处慌张地跑出来,正好撞进你怀里,我抬起头来看你,光线得是从,”她抬手比出一个姿势:“得从这个方向打过来,这样人物的侧面就能更加立体,你的表情么,你当然得惊讶,眼神里还得有点儿赞美……”她感叹:“别说这地方还真挺适合拍个主题结婚照,接下来还可以拍几张在密林中的追逐亲吻之类,光线搞得朦胧神秘点……”他打断她的话重复:“追逐,亲吻,”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,攀过她的脖子就亲了过去。

徐离菲将手里的烟在铁盒子里摁灭,想,人为什么要彼此伤害呢。

卿源大概觉得拍这么一组照片对徐离菲未免残忍,陪笑道:“现在四点过了,待会儿林子里光线就不行了,可能……”

徐离菲抬头看了眼红枫林,将铁盒装进外套口袋里,表情平静地望向阮奕岑:“带了补光灯,傅小姐去补个妆,有白裙子就换个白裙子,差不过开工吧。”

那是傍晚的海,傍晚的海滩,傍晚的海滩边的枫叶林,徐离菲透过镜头追逐着黑衣青年和穿白裙子的年轻女孩子的身影,在他们相互凝视时、拥抱时、亲吻时,一下又一下按动快门。这单活儿很赚钱,赚钱的生意难免艰辛点。有一刹那她和阮奕岑的眼神有过交流,在傅声声背对着她和他拥抱时。他抬着头,目光紧紧锁定她的镜头。她知道他在看她,那一瞬间他们离得很近,她迟迟没有按下快门。他突然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,他们隔着镜头对视了很久,而她突然开口:“眼睛垂下去,睁开闭上都行,装也给我装得陶醉点。” 那句话出口,阮奕岑再也没有看过她。

拍摄全部完成已近八点,回程的船上,卿源听徐离菲问他:“人为什么要相互伤害呢?”

他想了很久,低声回答:“也许是为了确认自己在对方那里还很重要吧。”

徐离菲就笑:“源源,你真是个智者。”那时候她站在甲板上靠着船桅,海风将她的长发吹起来,她抬手梳理吹乱的头发,身后是漫天的星光。

虽然每次见徐离菲总会有点什么事,但卿源实在没想到,下一次见徐离菲会是在医院,那不过就是第二天而已。

据说那天晚上徐离菲回家后就开始发烧,以为吹了海风感冒,吃了片退烧药就蒙头大睡,可烧却一直没退下去,反而越来越严重,起来倒水时眼前一黑就晕倒了。幸好隔壁客栈老板娘的小儿子翻窗进去发现了,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卿源坐在病床旁看着徐离菲,她已经退烧,人也清醒过来,穿着病号服挂点滴,拒绝了他的帮助,正尝试单手打开他带给她的方便袋。的确是发了很久的烧,徐离菲声音里透出一点被烈火灼烧过的干哑:“你是怎么想到把手机和平板电脑都给我带过来的?唉?怎么把林林的录音笔也装进来了?”林林正是隔壁客栈老板娘八岁的小儿子。

卿源笑:“他们说你还得住两天院观察一下,想着你肯定无聊,可能是走的时候着急,你抽屉里有什么东西都一股脑儿收进去了,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。”

徐离菲也笑:“还有两个U盘。”

他看她精神不错,就陪她闲聊:“那录音笔是林林的?他才八岁,怎么就有录音笔了,他能拿它干什么?”

她单手按开手机查阅错过的信息,回他:“听说是在海里捡到的,装在一个漂流瓶里,交给我的时候已经完全打不开了,去眠岛拍摄前刚修完,你待会儿帮我买支电池吧,我试试修没修好。”

卿源沉默一阵,道:“说起眠岛……Vic还在眠岛,需要我告诉他你住院了吗?”

她头也没抬:“只是个病毒性感冒而已,告诉他做什么?”想了想,抬起头来看他:“其实就算我病死了也没理由告诉他,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卿源斟酌良久:“我觉得离开他,其实你是很难过的。”

徐离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半晌道:“两个人感情很深,然后分了手,受了伤害,当然不可能一两个月就彻底治愈,但总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过去,我是在等着那么一天,所以你不用为了我好,劝我去走回头路。”

接下来两天没什么事,卿源偶尔过来看她,那天傍晚过来时终于记起来给她带电池。

卿源走后,徐离菲将电池放进了录音笔,顺手插上耳机。文件夹里有两个音频资料,她躺在枕头里随意点开一个,一阵安静后传来海浪声,看来是修好了。

正打算将录音笔关掉,一个年轻的女声却突然闯入她耳中:“我没有时间写回忆录,但生命中的那些美好,我想找个方式来记录。”

病房门敲了两下,有护理人员推门而入,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男人,还有一堆医生护士。这虽然不是独立病房,但只住着她一个病人,而她并非什么大病,实在不需要这样兴师动众。她一时只觉得这群人是不是走错病房,却在陌生男人的身边发现了她的主治医师。

她这才来得及打量站在床尾处的陌生男人。

男人个子很高,穿深色衬衫浅色长裤,外套搭在手臂上,正低头听主治医师说什么,听人说话时表情认真,气质很好。

耳机里女人的声音仍在继续:“我不想将这些话带走,陪着我永埋深海。我希望终有一天他能听到,那他就会知道,在这世上,我到底留给了他什么。”

男人朝主治医师点了点头,她摘下耳机时主治医师已领着一群医护人员朝病房门口而去。男人却并没有动,站在床尾安静地看着她。

病房是一楼,窗外种着桂花树,不远处还有个荷塘,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,桂子的香味似有似无地飘进来,她听到自己很轻地开口:“你是谁?”声音简直就和录音笔里那个柔软的女声一模一样。她有点惊讶,自己这辈子应该都没有用这样的声音说过话。

男人也低声回答她:“聂亦。”

她从前并没有听说过男人的名字,可在听到这个名字的同时,却突然有另一个名字闯入她的脑海。她试探道:“你也姓聂?那么聂非非,是你的谁?”

病房里有几秒的沉默,男人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她却无端感到温柔,他的声音也很温柔,他说:“她是我太太。”

桂子的清香一阵浓似一阵,她有一点怔然,有些东西在她脑海里急待被抓住。

阮奕岑拿着聂非非的照片四处寻找,最后找到了她,见过那张照片的人都说里边的女孩子和她一模一样;阮奕岑执着于聂非非,和她分手是因为发现她不是聂非非,可当她生病住院时,在这边远的海岛上,聂非非的丈夫却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病房中。

徐离菲二十几年来只对不能掌控的东西恐惧,脑海里不确切的联想罕见地令她感到了害怕。

男人垂眼看着她,声音很平静:“还想问我什么?”

她怔怔道:“那聂非非……是我的谁?”

男人漆黑的眼睛里似乎略过悲伤,她拿不准,那种神色一闪即逝。他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安抚似地道:“今晚你好好休息,明天我们转院。”

那天晚上,叫聂亦的男人在她病房里坐了很久,却再没有说过一句话。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他的视线,他一直在看着她。

后来她睡着了,再醒来时聂亦已经离开,床头灯被调得很暗。她脑子有点茫然,接着就开始乱,翻身时被什么东西硌到,顺手一摸,原来是录音笔。

她才想起来一直忘了将它关掉,耳塞重塞回耳中,听到音频中的女声仍在继续:“刚刚说到哪儿了?啊,对,V岛上的槲寄生事件。那时候你亲了我,你一定注意到我的蠢样子了吧,我惊呆了。”

录音笔里的女孩子在笑:“当然,那不是我的初吻,红叶会馆和你分别时的那个告别吻才是,可惜那时候太胆小,只敢亲在你嘴角。”

那声音停了好一会儿:“离太阳下山还早,我们再说说别的。你看,聂亦,就算只是回忆,只要是关于你,它就带给我勇气。”

徐离菲握着录音笔的手猛地一抖,她清楚地听到那女孩子用明媚的声音叫出聂亦这个名字,而入睡前一直坐在她床边的男人,他告诉她他叫聂亦。

像是一只手穿过这朦胧夜色精准无比地握住她的心脏,并不感到痛,只是酸胀得厉害,耳塞里那女孩子轻声地笑:“康素萝老说以我们这样的设定,我要将你迎娶回家必定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,哪里料到那么快就能结婚,她还让我务必谨慎,也许每一段感情都要有九九八十一难,婚前的磨难经历得太少,所以才要在婚后弥补起来。她可真是个乌鸦嘴。在香居塔时你告诉我你对婚姻的定义,你说婚姻是一种契约关系,那时候我假装很认同的样子,其实我才不管什么契约不契约,你说你没有办法给我爱,但其他的责任和义务都会尽到,你一定不知道其他的义务和责任包括我们应该属于彼此。当后来你懂得幸福是怎么一回事时,我知道你遗憾我结婚时并不幸福,我其实很奇怪你为什么会觉得结婚时我不幸福,那时候一想到你即将属于我,我都要高兴死了,哪里有时间不幸福。”

女孩子咳嗽了一声,却马上掩饰过去,徐离菲不由自主调大耳塞音量,女孩子轻声继续她的故事:“唉对了,聂亦,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结婚那天的太阳,十月七号那天的太阳,真是那年秋天最好的一个太阳,明明之前S城一直在下雨,你说怎么到了那一天,就有那么好的天气……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七公子作品 (http://tang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