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幕戏:爱若有他生08

08.

等陈叔时第三堂上课铃声响起,教学楼渐渐传来读书声,操场上又有班级来上体育课。

十分钟不见陈叔过来,想想也许这段路车太难走,正打算拨电话告诉他我自己下来,背后突然传来童稚声:“阿姨,阿姨,请帮我们捡一下乒乓球~”

脚边的确躺了只黄色的乒乓球,我捡起来递给铁围栏后面的两个小男生。小男生腼腆说谢谢,我突然好奇,笑问他们:“新来的聂老师教你们课不教?”

握着乒乓球的开朗小男孩睁大眼睛:“阿姨也认识聂老师?聂老师教我们生物课,我们可喜欢聂老师!”

我啧啧:“那么严肃的聂老师,你们喜欢他什么?”

小男孩昂头:“聂老师教我们打篮球,还教我们每个人都有二十三个染色体!”

另一个略害羞的小男孩反驳他:“是二十三对染色体啦!”

我问害羞小男孩:“你同学喜欢聂老师教他打篮球,那你呢,你喜欢聂老师什么?”

小孩嗫嚅半天,低头轻声道:“我喜欢聂老师让我们能上学,还有每年只教我们一个星期,可是能记住我们所有人的名字。”

陈叔终于将车开上来,按了两声喇叭,我伸手摸摸小男孩的头,跟他做一个嘘声的姿势:“别告诉聂老师你们遇到了一个认识他的漂亮大姐姐,我其实和你们聂老师有点过节,你们告诉他他会不开心。”

害羞小男孩认真点头,开朗小男孩嘘我:“居然会有人自己说自己是漂亮大姐姐唉~~”

我笑眯眯看他,一字一顿:“因为我的确就是漂亮大姐姐。”

离开玉琮山正是晌午,山里有很好的太阳,沿途全是金色的水杉。阳光穿过长扇似的枝叶,在裸出的黄土上映出深浅不一的影子,像和纸上晕出的花纹。群山被我们抛在身后,回头能看见山颠的积雪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

即使有阳光照耀,山风依然寒冷,我打了个喷嚏,内心倒是平静起来。

想想我的好朋友康素萝曾经真是问了我很多问题,比如怎么迷上了聂亦,还有为什么会那么迷聂亦。那时候我怎么回答她的?对了,我充满感情地回答她: “可能是‘前世我在舟中回眸,莲叶一片一片连成了我眼中的哀愁,今生佛成全我的思念,所以让他走进了我的眼中’。”康素萝当时就给了我脑门一下:“说人话。”然后我就说人话了,我说:“因为他聪明还长得帅。”

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。想想看,最初的最初,我的确就是那么想的,十二岁时初见聂亦,直到二十三岁和他在香居塔重逢,十年的崇拜和喜欢的确源于他的学识和风度,但那不是爱。十年里我就像个追星族,为自己做出一个偶像式的幻影,可那并不是真实的聂亦,而真实的聂亦到底是什么样,我其实一无所知。

我说我爱聂亦,爱萌芽的那一刻是在香居塔,但那样的萌芽不过是多年准备后的虚幻偶然而已。照理说,当幻影逐渐清晰,不确切的虚幻爱意也应该逐渐消失才对。而后却又怎么样了呢?

我撑着额头,风景从我眼前急速掠过,无数回忆从我眼前掠过。

回忆里真实的聂亦都是怎样的?

如同幻影一样,他是英俊的、才华横溢的、时而会显露出天才特有的傲慢的、冷淡的、看上去不好接近的……而掩藏在这之后的,还有呢?

明明不相信爱情,却并不看低它的价值,用九位数的潜水器交换我的婚姻,那是一大笔钱,即使要买的东西与众不同是一段契约婚姻,也是极其昂贵的一次出价,却仍觉得亏待我,告诉我当我遇到爱我的人时,可以没有负担地离开。

那是比幻影更好的、尊重他人的聂亦。

虽然不喜欢简兮,可在她生病后,却连月奔波为她联系一流的医院和医生,那些并不是光靠金钱就能办到的事情。尽管简兮抱怨他只愿关心她的病情不愿施舍给她爱情,但那样的竭力帮助已经值得人感激。

那是比幻影更好的、仁慈善良的聂亦。

在探望奶奶时,为我的迟到善意掩饰,在收到匿名信时,为了不伤害我而善意隐瞒,虽然是出于将我看作家人才做出的举动,已经足够人窝心。

那是比幻影更好的、柔和体贴的聂亦。

每年都拿时间去学校做义工,知道他所教过的每一个学生的名字,教导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奥秘。

那是比幻影更好的、温暖正直的聂亦。

愿意在半夜同我探讨人生问题,引导我面对未来可能会遭遇的挫折与伤害。

那是比幻影更好的、理性明智的聂亦。

当幻影逐渐丰满清晰,当真实的聂亦取代掉那个幻影,而后又怎么样了呢?

而后,剥除掉所有的肤浅,我爱上了一个非常好、非常好的人,那是非常好的一件事。没有什么可遗憾,也没有什么可后悔。

整理完毕之后,我拨通康素萝的电话问她:“挚友,今天你没课吧?起了吗?失恋疗伤有没有什么地方好推荐啊?”

对面嘭嗵一声响,一阵窸窣后康素萝的声音咋咋呼呼传过来:“刚从床上摔下来,疼死我了!你说什么来着?聂家还真信了那事儿退婚了?”

我说:“这事说来话长,等我散完心……”

她义愤填膺地打断我:“靠他们居然是这种人,要我说光这点他们家就配不上你们家,本来你也不爱钱,这婚不结也罢!”

我沉默了两秒钟,说:“开玩笑,其实我挺爱钱的。”为了使她信服,举例说:“一想到潜水器没有了心都要痛死了,一会儿像被揪成个人字一样痛,一会儿像被揪成个一字一样痛。”

她接口:“啊,你要说这个,还真是。前几天我在图书馆研究了一下,要造一艘完全符合深海摄影的潜水器,成本至少得是九位数打底吧。听说当年卡梅隆造 ‘深海挑战者’的时候,还专门组织科学家自个儿研发能够用于海底几千米的抗压材料、摄像机、电池、灯具来着。”她感同身受地补充:“的确,要不是嫁聂家,造艘自个儿的深海潜水器这种事咱们想都不要想了,这么贵的梦想突然就破灭了,你心痛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我捂住胸口:“……朋友,你别说了,我的心真的开始痛了。”

她停顿片刻:“哎,都是太穷了闹的。”我们一起唉声叹气。

方便签证的国家不多,找陈叔要来便签纸抓阄,最后抓到一个热带岛国,赶紧定下机票。休息一夜,次日临行前才敢找我妈摊牌,被放行后直奔机场,由于昨晚睡眠不足,上车后一直补眠,机场查看航班时才发现匆忙间竟忘了带手机。

原本打算登机前将该交代的事情交代给褚秘书,但实在记不全褚秘书手机号码,只好在公用电话处交代给康素萝。

康素萝睡得迷迷糊糊,说话还带鼻音:“什么?你居然告诉阿姨是因为你得了婚前恐惧症才要悔婚?”

我无奈:“你看,要告诉我妈想悔婚的其实是聂亦,我妈非灭了他不可,我也只能帮他到这一步了。”我压低嗓音严肃:“回头你联系一下褚秘书,谨记让聂亦对好口供,要不然会发生什么,真的很不好说。”

能想象出康素萝在电话对面频频点头。

九月二十八号早上,我已经躺在热带岛国的白沙滩上,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。

这是印度洋中的一座岛屿,靠近赤道,有古老文明和漂亮风景。整片私人海滩仅建了一座酒店,酒店主体隐在背后的丛林中,只露出一排棕色的屋顶,无边泳池和运动场地倒是和海滨紧密相连。

中午去餐厅吃饭时看到不少亚洲面孔,有几张还颇为熟悉,似乎在电视里见过。下午果然看到沙滩上架起摄影机,一堆人忙忙碌碌,大概是电影取景。于是泡壶茶换到阳台上躺着吹风,一直到太阳落山。

餐厅咖喱味正,即使晚饭我也吃很多,和健谈的大厨聊天,顺着灯带散步,然后伴着印度洋的海浪入睡。

就这样头脑放空了足有两天。

结果第三天早晨竟然在餐厅里碰到谢明天,大老远跟我热情挥手,我走过去和她拼桌,她还挺不可置信:“昨晚拍夜戏的时候老远看到泳池边一个人像是你,果然是你啊,真是好巧!”

我点头:“每次出门都能碰到你拍电影,你们做演员也真辛苦。”

她如遇知己,差点就要握着我的手潸然泪下:“要是再碰上个苛刻的导演,真是死的心都有了,这次我就挺想死的,”唇缝里往外蹦字道:“看到没,我身后九点钟方向靠窗坐的那个男人,这次的导演,简直是魔鬼。”

我瞟了一眼,靠窗的确坐了个男人,穿运动T恤,头发有些蓬乱,正戴着耳机表情空茫地看风景。我说:“看着挺年轻的。”

她撇嘴:“是挺年轻的,又有才华,拍了好几部得奖片,照理说应该很受欢迎吧,”她无限伤感地指自己的眼睛,夸张道:“结果完全是个魔鬼啊,你看,才刚跟他合作两天,我鱼尾纹都出来了。”

我诚恳地安慰她:“哪有鱼尾纹那么严重,不就是两个黑眼圈。”

她吓得都要哭了,赶紧掏镜子:“还、还有黑眼圈?”捏着小镜子照了半天,瞪我:“聂非非你这人怎么净爱骗人?”

我深刻反省:“唉对不住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挺爱骗人的,”又问她:“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爱骗人?”

她抿咖啡:“我哥无意中说的,我哥不是见过你么,挺好奇你的,问聂少你这人怎么样,他就说你爱逞强又爱胡说八道。”

我说:“你哥挺八卦啊,看来聂先生对我意见也很大啊……”

谢明天被咖啡呛住,咳了好一会儿,道:“好吧,我不能挑拨你们的关系让聂少回家跪搓衣板,其实他说你爱逞强又爱胡说八道,还挺可爱的。”

我一直知道聂亦觉得我挺可爱,不过,他对我的所有赞美和温柔,并不是将我看做女人,而是因为将我看做家人。

服务生正好送来早餐,谢明天笑:“害羞啦,不像你啊聂非非。”又道:“对了前天晚上在机场碰到聂少来着,他飞美国,那时候我还以为你在美国呢,说起来你们不是七号就要结婚?你在这儿……你们是打算在这儿拍婚纱照?他之后过来这边和你会和?”

我边切培根边问她:“谢明天你是天线宝宝么?问题怎么这么多?”

她卡了一下:“天线宝宝喜欢问问题么?”

我也卡了一下,说:“是哈,爱问问题的是啥宝宝来着?星际宝宝?天线宝宝?海绵宝宝?梦幻西游超级泡泡宝宝?”

我们一起陷入了沉思。

回房已经八点半,刷开房门,我愣了得有三秒钟,嘭一声将橡木门关上。平静了五秒钟,重新刷卡,将房门打开一条缝。不是我眼花,阳台的藤椅上、茶桌上、卧室沙发上、矮榻上,一共坐了五只猴子,姿态惬意,正在大快朵颐酒店准备给我的新鲜水果。我砰一声再将门关上。

身后响起没听过的男声:“出什么事了?需要帮助么?”

我机械地回头,竟然看到谢明天口中的魔鬼导演,一身运动T恤运动长裤的魔鬼导演站在隔壁房门口,手里拿着房卡,又问了我一遍:“需要帮助么?”

我喃喃:“猴子……”

他明显愣了一下,但很快反应过来,从我手里取过房卡将门刷开。

门大开,猴子被惊动,纷纷停下手中动作,和我们面面相觑。他随手拎了个凳子举起来,做出攻击的姿势驱赶,猴子四下逃窜,待房间里的猴子全逃到阳台上,他一把将落地窗拉严合上。房间里一片狼藉,五只小猴子还在阳台上流连。

这里的确猴子很多,酒店服务生曾千叮呤万嘱咐,人不在房间时一定将落地窗锁上,以免猴子入侵。

我迎上去感谢他:“先生你实在帮了我大忙,不知道怎么称呼……”

他正帮忙帮到底地打电话唤客房服务打扫房间,搁下电话答我:“许书然。”

许书然,我突然想起这人是谁,在谢明天介绍之前我其实听说过他,近年颇有声望的新锐导演,我寒暄:“我知道你,经常在新闻上看到你的消息。”

他突然笑起来:“是,上个月新闻才报道过我殴打记者。”

我说:“那我们定的应该不是同一家报纸,我照顾的那家报纸倒是常赞你有女人缘。”

他愣了一下,笑出声来:“聂非非你还是那么有意思。”

我边扶椅子给他坐边谦虚:“哪里,虽然个别媒体对你不太友善,但影评人对你评价可都很高,我也喜欢看你的电影。”说到一半我愣了一下:“唉你认识我?”

他坐下来,抿着笑抬头:“我读研三时你刚进S大,当年你把设计学院某系系花揍进医院那件事,还挺有名的,”他略有保留:“所以难以相信你居然会怕猴子。”

我感伤:“好汉莫提当年勇。”又唏嘘:“因为那种事留名至今,看来舆论对我也不够友善哪……你要喝橙汁么?感谢猴子们不会开冰箱,冰箱还没有被洗劫过。”

他突然道:“其实你的每一幅作品我都看过,去年那场慈善展出我还参加过。”他停顿了一下:“我很喜欢你的作品,聂非非,你拍人像么?”

我回头看了他半天:“不拍。”

他也看了我半天,然后报了一个价。

我说:“好,拍。”

不到三天,疗伤度假就宣告结束,大概这就是身为劳动妇女的宿命。

当天傍晚,我和谢明天双双颓废地坐在椰子树下喝啤酒。

许书然请我拍一组水下电影海报,中午看过剧本,分别和导演及后期沟通了下创作意象和设计意象,已经确定次日下水,结果半小时前传来消息,说两个摄影助理一起吃坏东西住院了。

谢明天消息多多:“应该是Erin指使,那两人都是她工作室的助理。”她皱眉:“这女人未免也太没有胸襟。”

说话间Erin穿着比基尼从我们跟前摇曳生姿地走过。

我感叹:“胸襟暂且不论,胸……是真大啊……”忍不住靠了靠谢明天:“唉你一个明星,胸还没人家一摄影师的大你说你好意思继续当明星吗?”

谢明天伸手就要打我。

从谢明天处听来的情报大致如下。说Erin是个时尚摄影师,差不多等于许书然的御用摄影师,几部作品的海报都是和她合作。这部片子原本定的摄影师也是她,为了满足许书然的水下剧照愿望,片子刚立项Erin就开始自个儿做水下拍摄培训。结果临到头拍出的东西却第一次不如许书然的意。因为此地是水下摄影天堂,倒是有许多专业或业余摄影师驻扎,请了好几个来试过,但都拍不出许书然想要的感觉。眼看已经没多少时间可供许导折腾,我就顺应天意地出现了。

我问谢明天:“Erin是不是和每一个新来的摄影师都过不去?”

谢明天摇头:“不,你是第一个,我前天才飞过来,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啦,但是听说之前来的摄影师都是男性。”

她毫无愧疚地说许书然坏话:“你知道我们许导,成天跟圈子里圈子外各式各样的美女传绯闻,认识他的女人个个为他争风吃醋,何况Erin跟他这么多年……”她谨慎地选择了一个词:“交情……所以你理解了吧,虽然这件事上难为你其实就是在难为许导,但说不准人家就是在借这个跟许导撒娇,那种微妙的嫉妒心和微妙的无理取闹~~~”她一副看破红尘样:“这种事情这么多年也看得够多了。”

我边喝啤酒边赞叹:“你们圈子真是每天都在上演爱情的史诗。”

谢明天拍我肩膀:“虽然恋爱中的女人通常不讲道理,但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去跟Erin讲讲道理,我们许导也不讲道理,到时候工作没完成,他完全有可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一个人身上,然后让你付大笔违约金,他就是那样一个烂人。”她斟酌了一下:“或者你找许导谈谈也行。”

我感谢了她的好意,站起身来,谢明天在背后提醒我:“你去哪儿?Erin在那边,许导在那那边~”

我将手上最后一罐啤酒丢给她:“我不找他们,我去找下酒店经理。对了,见到你们导演跟他说一声,明天日程不变,还是照那个时间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男三登场,男神下集出来,提前祝元宵节快乐~~~~~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唐七公子作品 (http://tang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